便民服务
育儿知识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便民服务 > 社区服务 > 育儿知识
叛逆,就要趁早
发布日期:2015-01-22 15:49:48 点击次数:

    青春期孩子的叛逆言行令很多家长都“谈虎色变”,他们带着强烈的欲望与需求去探索未知、认识自我,似乎质疑一切,敢与整个世界较量,而父母无疑成为首要的反抗目标。其实叛逆是生理成熟和思维水平提高的表现,从孩子一生的发展来看,叛逆并不是一件坏事,而是一种成长和进步。那么我们该如何正确面对孩子的叛逆呢?是以自己的经验去规避孩子可能出现的错误,不允许孩子走弯路呢?还是给予孩子独立解决问题的机会,在孩子迷茫无助时默默扶持呢?

 

56.jpg

 

    几个月前,女儿要竞选学生会主席(President of Student Council),要在家制作竞选海报。我在边上一看,非常激动:要是女儿成功竞选上president, 我就可以自豪地宣布:谁说中国人不能搞民主?我要亲手埋葬成龙的说法!

     我女儿手很巧,海报都制作得很精美,我没法帮忙。竞选口号或许我可以帮忙一二,文字游戏是我的特长。我提出了很多建议,比如她的英文名字叫Faith, 我觉得就可以大做文章。

     Put Faith to Action! (让你的信心动起来!) Put Faith to Work! 她否定了,说这个想法非常愚蠢。我又想,要不你用打油诗吧,说:Roses are red, violets are blue. Vote for Faith. Faith is cool.她更是说没用。

    不知是不是叛逆期的缘故,本人说的一切,都被说成愚蠢。我的所有建议一个都不被采纳。她忙自己的,最后她没有竞选成功,我也不好说是不采纳我的建议所致,否则反弹更激烈。

    最近,她又要参加什么演讲,题目是“得克萨斯要不要建设高速铁路?”说高铁,我热血沸腾。我是高铁的积极倡导者,都写过文章,说美国要建高铁,为什么一直没有建成。这话题撞到我枪口上了。

    我主动请缨帮助她。比如,我说既然演讲,你一开始应该讲个小故事,引入入胜,比如前年我们在俄克拉荷马,去换护照,要去休斯顿领事馆,来回三天。先不说护照制度的刁难吧,从交通上看,休斯顿开车,单程就要9小时,结果我脚扭了,中间鼻血喷涌。要是有高铁,何必一家大小来回这么奔波?我认为以这种非常个人化的故事开始她的演讲,大家会觉得独特而有趣。她说不需要,她自己整。

    我看她的提纲,她说的是什么假如你姐姐在休斯顿产孩子,你急着赶过去,开车如何浪费能源,如何效率低下,等等,我发现她说的一套,都是以美国家庭环境为背景,为什么不说自己独特的故事? 还有一次,她的作文写感恩节。她写的是过感恩节是家里的亲戚过来一起,吃火鸡火腿红薯南瓜之类。

    我说你为什么不说我们是中国人,家里亲戚都在大洋彼岸,感恩节一般是小家庭过,有时候中国家庭聚在一起聚餐,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意思。你应该注重我们的独特。她置之不理,她写她自己的。 我认为我是个开明的人,非常习惯从他人角度考虑问题。可是我没体验过做一个女孩是什么体验。她们的行为我觉得匪夷所思,我也不知道怎样应对,只能眼睁睁看自己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。

    我办公室也有几个同事的孩子和我们家的年龄相仿。我们经常一起交流这些小孩怎么了?同事詹妮弗说她的上中学的女儿对她爸爸也一样,态度不好。她说是这个年龄段荷尔蒙惹祸。由于这种客观的原因,小孩举止受莫名奇妙的情绪的影响,未必是我做错了什么。 那我想,如果女孩子是这样,影响儿子可以吧?大部分情况下,他比较随和。可是我发现他也有他的问题,说不定更叛逆的时候还没有到来。

    昨天晚上他做的作业,是学词根前缀后缀。比如题目中问bilingual的人会几门语言,quarterly的刊物多久发行一次?Bi是指两个,所以这个问题好解决,没有争议。我说quarterly是每季度亦即三个月发行一次。他说你怎么知道?我说quarter是指四分之一,比如美国硬币就有quarters,是一块钱分成四份,一个quarter就是两毛五。

    我儿子又问,你凭什么说是一年的四分之一?你哪里看到annual(“一年”)了?为什么不是一个小时的四分之一?我说你见过四分之一小时发行一次的刊物吗?你以为是Facebook和微信啊? 对方辩友又问:为什么不是一个月的四分之一?我说就是一年的四分之一,不要问为什么了!他又耐心地问:你肯定吗?你又不是在英语环境下长大的!呵,釜底抽薪地彻底要击溃我的公信力了。我说,我过去好歹还给一季刊(Quarterly)当过编辑、翻译,总该算点数吧?

    我纳闷,为什么要这么费尽口舌,而不是一开始就相信我?所以前段时间,上海有机构约我去做“亲子讲座”,给的报酬也不低,但是我婉言谢绝了。我怎么去讲?我自己的孩子都不听我的。失败的教训远多于成功的经验,很多时候写这些文章,只是妄图把沙子变成珍珠而已。你要我冠冕堂皇去给人讲怎样做优秀的父母,我如何能把自己这么端起来卖? 或许你这里会问,你个标题党,这和韩仁均有什么关系?每当我深深受挫的时候,我就想起了韩寒。过去曾有人质疑韩寒的写作,是其父亲代笔,我曾撰文称《韩寒有个好爸爸》。

    我是从教育的角度出发,赞扬韩寒老爸不强迫韩寒循规蹈矩去读书上大学。 现在,由于自己的经历,我发觉韩仁均也有个好儿子。不管怎样,韩寒怎么就能够继承父亲的写作意志?我怎么没这个福气,让孩子听我摆布?可是转念又想,这一定是坏事吗?他们不听我的,靠着自己的努力去做事,哪怕选不上主席,演讲比赛失利,这也都是他们成长的过程,只要他们愿赌服输。

    我当然有太多需要改进的地方,并不是存在的都是合理,但过于控制、眉毛胡子一把抓的父母亲,也可能是孩子一辈子走不出的阴影。逆反要趁早。现在的环境是安全的,代价是低廉的。我解释quarterly是什么意思他们不听,做竞选顾问他们不要,他们损失不大。 要是现在百依百顺,到头来发现父母控制太多,要用一生去走出去,证明自己,那可就事大了。

    再说了,我们的角色到底是什么?是把自己装进孩子的生命里面?还是像加油站一样,在他们需要加油的时候,我们在默默等候?